作者: 强哥

因著為病童著想, 藥廠費心調製「櫻桃」味兒, 去淡化咳嗽藥水的苦辣; 但始料不及, 我長大首嚐櫻桃時, 竟覺難吃無比, 只因味道像極「咳嗽藥水 」 ! 自此櫻桃無辜的成為我「拒不往來」的水果。 這是因 「先入為主」的作怪, 而成個人「因果倒置」的遺憾; 但若這情境是子女教養的縮影: 由於過度呵護體貼, 經年為其除災避苦 , 以致產生不知惜福、不辨好歹的「櫻桃族」, 那就真是 「 愛之適以害之」了!

兒時聽過的笑話: 大帥看見球場上, 眾人為一球拚命「爭搶」, 故「於心不忍」而分送每人一球 。 我不禁聯想: 妄改遊戲規則的後果, 大家可能會玩的盡興; 但卻永遠出不了門, 去面對真實的比賽, 至終喜(鬧) 劇反變成悲劇?! 這正如同:
父母不忍子女分擔家務, 不但使之享用無慮, 更預先去舖路備妥; 卻使兒女成為驕縱軟弱的 「 家寶」, 如何面對人生的挑戰?
社會不忍青年升學競爭, 不但為其延長國教, 更輕鬆能作大學生; 卻使青年成為質虛自恃的 「 國寶」, 談何耀眼國際的舞台?

小至家庭規範,大至國家政策, 這類例子比比皆是: 費心改變環境去順應孩子, 卻少培訓孩子去面對環境; 藏起所有的「鏡子」, 並不會使孩子更加出色美麗。表面周到的「關愛」, 卻是實質成長的「剝奪」; 以致造成許多不知天高地厚, 出不了家門、國門的「嬌子」。 人人都是「主人」, 卻苦無做事的「僕人」; 這樣的國民, 將只求權力卻不負義務, 只會分配卻不事生產, 不幸成為坐吃山空的「敗國子」?!

外甥小時養貓, 總喜逗貓抓他; 小貓棉花拍打的小掌, 專注認真的大眼, 這都讓他樂不可支。 然而他卻不理會我「養虎為患」的警告, 而只寵不訓; 不經數月後, 他每日都被「小老虎」, 抓的遍體鱗傷。有人把寵物當孩子養, 是自我投射的「濫情 」 ; 但若把孩子當寵物養, 卻是捨本逐末的「錯愛」:

愛逗幼兒又哭又笑, 趣看他不知所措; 卻怪他長大後,情緒不穩定;
愛扮幼兒花枝招展, 趣看他搔首弄姿, 卻怪他長大後, 膚淺不上進;
愛與幼兒戲語拌嘴, 趣看他大發厥詞, 卻怪他長大後, 專橫不講理;
愛任幼兒允取允求, 趣看他隨心所願, 卻怪他長大後, 驕縱不感恩 … 。

網路滿是幼兒的可愛音影, 但青年子女的信息卻寥寥可數; 這些「可愛變可怖」的孩子, 是因荷爾蒙的作祟? 還是被外人帶壞呢? 「寵」是自私的移情, 「愛」卻須無私的捨己: 當寵物不再「好玩」時, 雖法理不容, 都有人隨意棄置; 但骨肉相連的「家寵」, 又豈能輕言情斷? 故此無奈成為互煎相熬的「家難」! 迷惑的父母, 自認已作了 「一切」能作的 ; 但也許這正是問題的關鍵: 父母實在作了太多?! 或是說: 在不該作時, 父母卻不知收手?!

因著童年原生家庭的錯誤, 造成許多成人個性的扭曲, 心靈的創傷; 這種心理的自我覺醒, 使得新生代的父母, 強調「正面」積極的教育, 讓孩子作他「自己」, 而父母作他「朋友」。但在不覺中卻成為: 不敢稍加「忤逆」孩子的心意, 生怕造成終身心理的「缺憾」; 這種因補償心態, 而矯枉過正的養育, 使孩子從自我感覺的「良好」, 變為自大的「過好」, 造成「能力差個性強」的新族類。面對這眾多沒擔待、易牽怒的嬌子, 美國基督徒心理學家 James Dobson 四十年前, 開始反思而著書: Dare to discipline , Parenting isn’t for cowards …… (勇於管教, 懦夫無法教養子女…), 鼓勵父母要「硬」起來!

我常戲稱主張「人之初, 性本善」的孔子, 可能很少幫忙帶孩子; 因為稍有經驗的父母, 都不得不承認: 孩子會作壞事, 真是不學而能的「天賦」?! 旁人很難想像: 孩子「小天使」的面貌下, 卻有 「 小罪人 」 的本性? 但若不訓導匡正, 而任其作「自己」; 你將親身體會: 為何魔鬼本是 「 墜落的天使 」 ?! 若不肯先作訓誨規正的「父母」, 而只想作沒大沒小的「朋友」; 你也將親身成為: 促使子女因沒核心價值, 而誤入岐途的「壞朋友 」 ?!

大女兒強柔從小伶俐可愛, 深得眾人喜愛; 為了避免她恃寵而驕, 我常特別提醒她: 當別人稱讚時, 要回應說:「謝謝, 但乖才好!」。 她也許是有口無心的「照本宣科」, 這卻成為日後的笑點趣談。但無可誨言的, 「乖」似乎是傳統華人家庭, 根深蒂固的教育目標。 但什麼才是「乖」呢? 是「聽話」嗎? 特別是「聽父母的話」嗎?! 然而這真是為子女好? 還是為省父母的麻煩?
何況這背後所傳達的隱意常是: 「只要你聽話, 我就能保証效果, 甚至負責後果。 」 這在單純制式的傳統社會, 或許父母還能大略掌握; 但在難測迅變的現代社會, 連父母都常覺茫然, 又怎能理直氣壯, 承擔認証孩子一生的藍圖呢?

然而更堪慮的「聽話」危機是: 父母想化成道德判斷的基礎, 去作子女的「良知良心」! 不論如何重視子女的學業, 父母也絕不會代作功課、替補考試; 但在人生的功課上, 父母卻常考試「作弊」, 一味忙著給答案、幫解套。 無怪乎許多在家聽話的乖孩子, 長大出外一下子就「學壞了」; 只因父母成功教育出「聽話」的孩子, 而毫無反抗的「聽壞人話」。因此不幸成為有聰明無判斷, 易隨流難自省的「良民」!

這因孩子的「良心」還未覺醒時, 父母的「要求」就常已先發, 心靈的「低語」被父母的「威言」所掩蓋; 一個命令, 一個動作, 使知其然而不知其所然。 子女因此不察行為「對錯」, 只識父母「喜怒」; 良心逐漸塵封退化, 而心中卻滿是父母的聲音! 即便父母離世後: 「成功者」仍不顧自我好惡, 一輩子只想取悅父母; 而「潦倒者」卻仍怪罪父母找的學校、選的職業、 挑的配偶…, 是一輩子不知自我承擔的「家寶」。但這些不正是父母想避免, 卻反造成的終身心理「缺憾」嗎? 「泯滅」的良知與「不用」的良心, 其實差別並不很大?!

若子女已聽不見有限的良心, 又何能體察聖靈微妙的感動呢? 基督徒父母要慎防越俎代庖, 儼然是神與人之間的舊約祭司; 卻成了子女直接親近神的攔阻?! 切勿「管不住」孩子時, 才把神推出來:「你不聽話, 神會傷心生氣…」; 這像極了上一代父母:「你不聽話, 警察會來抓 … 」 。 難怪孩子離家就丟了「信仰」; 有誰會帶著「教鞭 」 或 「 家法」, 去旅遊求學呢?

「管教」的名聲不佳, 是因常與失控的情緒, 隨意的「處罰」相連結。但處罰與管教雖外觀類似, 其實本質卻完全不同。「處罰」只是為錯誤罪行, 付出代價; 「管教」卻在乎矯治錯誤, 匡正罪行; 這之間的差別, 完全取決於施刑者 (父母) 的動機心態。
其實最合理、高功效的管教是 Reality discipline ( 現實的管教) : 以「自然後果」為師; 從「因果 」 習 「對錯」, 由「成敗」知「榮辱」!

教戰實例: 父母每早催促「推拖拉賴」的孩子上學; 子女卻只覺父母「小題大作」; 所以不如「故意」讓他睡過頭, 去接受校規處置、同學調侃, 而面對人生「現實的管教」。 當趁年輕子女尚在身旁, 藉現實「適量的冷酷」, 讓他開始認知體會: 人生每個決定和行為, 都會造成「實質 」.身 、 心 、 靈的後果; 而後父母再從旁開導, 定會事半功倍。 這遠比孩子因怕處罰、 煩嘮叨, 而虛應 : 「 以後不敢了!」, 來的更深刻長遠 !

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 並先苦其心志, 勞其筋骨…」 , 這常是父母心軟, 知而不用的「 苦口良藥 」 。但其實「負面」情緒和處境, 常有「正面 」 教育的價值: 懼羞恥而有不為, 承壓力而習堅忍,怕失敗而勤備妥, 疲勞碌而惜成果, 守孤寂而獨超群, 傷挫折而思奮起 …, 而其中最美的「負能量」是: 苦原罪而尋救恩!
正如聖經所明示:「因為依著神的意思憂愁,就生出沒有後悔的懊悔來。以致得救;但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。你看,你們依著神的意思憂愁,從此就生出何等的慇懃、自訴、自恨、恐懼、想念、熱心、自責,在這一切事上,你們都表明自己是潔淨的。」(林後 7:10 ‐ 11)

但父母盡心以真理慈愛教養, 子女是否就必術德兼備? 聖經「浪子回頭」的故事中, 這麼好的父親, 怎會教出那麼差的孩子: 不知感恩的小兒子, 在父親仍健在時, 就強索遺產, 而外出揮霍怠盡。 最後窮困潦倒而慘歸父家, 悔改認罪且乞為奴僕; 殷盼的父卻愛擁接納, 愛袍加身並高舉歡慶!

試想父親若擔心兒子受苦虧損, 而強留下他且拒分產業; 浪子可能會認定父親是「 成功」的攔阻, 家庭是「自由」的羈絆, 而一輩子「流浪迷失 」 在家中, 「人在心不在」的埋怨。 所以慈父終須「狠心」的「硬」起來: 因為愛他, 反捨他去; 因要保他, 反讓他走。 直到可盼見的那日: 浪子求成功反失敗, 任自由反捆索; 終於覺醒而回歸, 自此「失而復得」的浪蕩子, 變成「人在心在 」 的好兒子!
這是愛的冒險, 德的考驗, 更是「現實管教」的極致。雖然雙方的代價慘烈, 過程淒苦, 但果效卻是豐盛長存!

由此可知「成功」的教育, 也難保子女不走錯路; 至終仍是個人自由意志的選擇?! 。儘管再苦的艱難失敗, 也未必能使浪子/女回轉; 因君不曾聽聞 : 「 我就是死在外面, 也不願意回到那個家 ! 」 。 但良好深耕的教養卻可留下: 恩愛的經驗, 道德的基礎; 悄然於午夜夢迴, 不經意的輕觸心弦, 而使浪子/女轉念自省。 這時「家愛」將是安慰孤寒的暖流, 「庭訓」定是引路歸回的門燈 !

「浪子離家」是極端的特例, 但「放手單飛」卻是父母終必面對的課題。 但這絕非不負責的推入水中, 就期待會游泳的「現實管教」; 在這之前須有許多的教導預備, 過程中更有許多的守望代禱 。不然初入社會、 忽遇「現實」的子女, 不是被溺死; 就是為求生而自學「泅水」: 卻因泳姿不良而白費心力, 更自覺被棄而有怨懟之心!

「現實管教」確是把「利剪」, 但怎知我是截斷生命? 還是修剪生命? 我手中握的到底是是兇刀? 還是手術刀? 曾有人認為我真「勇敢」, 竟養育四個小孩; 但我卻覺得: 在多變未知的人生中, 不倚靠神卻生養小孩, 這樣的父母才真是「勇氣可佳」?!
「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,他就剪去;凡結果子的,他就修理乾淨,使枝子結果子更多。」 ( 約 15:2 ) 其實唯有順服跟隨生命的「大園丁」, 我才敢放心而剪得下手?!

我認為教養子女唯一「當務之急」, 是讓他們認識並接受救主:
唯有神的赦罪潔淨, 重生的人才可能回復而活出: 創世墮落前, 真正的「人之初, 性本善」;
唯有將自己交託在造他的神手中, 才可能「人盡其才」的實現自我, 真確的作他「自己」;
唯有與神有親密的個人關係, 才可能有比父母更愛他, 隨時同在的神, 永遠的作他「朋友」。

「櫻桃」成族, 蔚為風氣, 我們儘可怪罪大環境的偏斜; 但這確是個別家庭栽種的集成, 櫻桃世代是因有栽培櫻桃的父母! 「教養子女」的英文是 parenting , 更應該直譯為「父母進行式」; 因為持續作「對」父母, 才能不斷教「好」小孩!
所以父母也當「浪子回頭」, 不隨己好但從主願; 妥善治理神賜的「 產業 」 ‐ 子女; 順服跟隨掌管一切的神, 作 「 聽話」的「乖」父母, 那神必會負責到底 !

「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。常在我裡面的,我也常在他裡面,這人就多結果子;因為離了我 , 你們就不能做甚麼。」(約 15:5)

親愛的父母們, 讓我們不種「櫻桃」, 種 「葡萄 」 吧 ?!

「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;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,是要我們得益處,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分。」 (來 12: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