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强哥

涵兒小時敏感易怒, 為防制他有暴力傾向; 我絕不買玩具槍或戰爭遊戲, 因此自覺是愛好和平的稱職父親。 不料一日, 涵兒在孩童餐椅上, 竟拿起他的三明治 ( sandwich ) , 開始「砰!砰!砰!」的對我開槍; 看他得意的表情, 我的自信瞬間被「子彈」所粉碎! 曾幾何時, 涵兒已快練就武功最高境界:「手中無槍, 心中有槍, 我就是槍!」

槍擊慘劇後,一片限制槍枝的呼聲中,卻少有人提及: 是誰提供心靈的「彈藥」?近代大规模血淋淋的屠殺,不單是來自殘暴的獨裁者們;而是遠在多年前, 學府或媒體「 超俗新奇」的理念學說中,已埋下毁滅的種子?! 不論是「超人族群 」 的偉大理想, 還是「塊肉爭食」的原始獸性; 對手都只是滿足需求的「攔阻」; 所以「不擇手段」的暴力, 自是「相對權衡」的必要 ?! 但在不敬重人基本權益, 生命尊嚴的前題下; 大我的「崇高」, 小我的「自私」, 其實同是強橫的「殘忍」 ?!

為要正視問題根源, 涵兒生日時, 我「妥協」的送了玩具槍, 決心授他「使槍」正道, 特別是 「約制」心中那把槍?! 開始我就約法三章, 槍只能 「 砰 」 天空, 但正如強求跑車永在速限下, 他遲早因手癢而「擦槍走火」; 不久改為瞄射標靶, 日後更為增加挑戰性, 加買能射出「子彈」的槍, 又慢慢由海棉子彈, 漸進為吸盤彈, 塑膠彈, 鋼丸彈…。 隨著成熟度而調適自由度, 但同時也增加相對的權責。

「The heart of the problem is the problem of the heart ! 」 , 所以父母真正需要關注的重心仍是「心槍」: 消極方面, 我們鼓勵他運動競賽, 將攻擊激進的雄性霸氣, 導入強身合群的正途; 積極方面, 學習真理而改變生命, 效法耶穌而溫柔犧牲, 因著愛神而愛神所造的人。
日後在他為「燥鬱症」所苦的黑暗時期: 因情緒激昂, 他常咆哮, 進而打壞物件; 甚至因烈怒, 以手擊地而需手術治療, 但他卻從未加手在人身上 。 他練得一身橫肉, 貌似肥壯卻是精肉, 奶奶常因捏不下去而笑嘆; 他雖力大如牛, 但我卻知: 他能按捺心中蠢蠢欲動的「槍」, 才真是「神力」!

神能瞬間成就神蹟(如: 紅海立時分開), 卻常須用數十年,去塑造改變人心 (如:摩西曠野牧羊四十年 ) ; 以色列更須歷經兩千多年的血淚史, 周遭的 「 觀眾 」 才漸體會覺醒: 神公義慈愛的聖潔, 人自私利己的偏狹。 至於以色列人卻還須等到世界末了, 才成為最後歸家的「浪子」, 而全體回轉歸向耶穌! 父神的耐性教養, 循序漸進, 愛心等待, 無悔犧牲; 正是父母養育子女當效法的榜樣 !

有人認為「舊約的神」嚴厲, 「新約的神」慈愛, 其實自有永有的神同是一位, 祂的公義慈愛也是永恆不變的; 但因著接觸對象成熟的程度, 而有不同階段性的強調:
神起初帶領選民, 不但賞罰分明, 而且立時執行; 正如牙牙學語的幼兒, 是「講不了理」, 只有快樂與痛苦「本能性」的訓導: 手觸危物, 只能立時打手施罰, 來建立基本「生存規範」。
出埃及後的選民, 對神的權能與慈愛, 有相當實際的體驗, 神便開始頒佈律法, 闡明神的心意; 如同父母提出基本「家規」, 使能用言語溝通的子女, 學習為自己言行和抉擇, 承擔責任與義務,來認知遵行「道德規範」。
但自此選民常在「遵行神旨意」與「滿足己所欲」中, 來回交戰掙扎; 背叛、赦免、拯救、回轉、再背叛 … , 像是愈演愈烈的自我毀滅! 人才驚覺致死的要害: 是在內心本質的「罪性」, 是自以為義的偏執; 而唯有耶穌救贖代死, 人才能重生改變, 活出心版的「屬靈規範」。

然而這是個漫長的學習過程: 自由度愈大,容忍度愈高; 選民的權責愈重, 父神的苦愛愈深! 初時人手觸約櫃而喪命, 多年後人躲在聖殿夾牆後,竟安好的祭祀外邦鬼神? 這正如父母對長大的兒女不再打罵, 因為「 you should know better ! 」; 但人卻僥倖誤認是神的輕忽, 頑梗的任意而行, 卻不知神的延遲忍耐原是「等候」人悔改! 以致神常須為人的罪服勞(賽 43:24), 就如父母到處收理孽子的殘局; 但人卻不斷的妄為, 像是測探神愛的底線 ?!

神特別藉先知何西阿,以西結表明: 祂深愛選民, 而不忌出身卑微, 如同迎取妓女為妻, 但她竟重操舊業在外生子; 而後選民行惡更重, 甚至連妓女都不如, 因是拿丈夫的產業去請人來行淫; 但儘管如此, 只要選民願意轉回 , 神都仍愛她並接納為妻。然此真情可感卻落得: 在舊約最後的瑪拉基書,人全盤否認神不離不棄的愛, 而質詢說:「你在何事上愛我 …。」 自此神沈默四佰年, 像是心灰意冷的丈夫, 其實卻是準備以「生命」, 去回答人無情無據的質疑: 「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, 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。」(羅5:8)

但自義的人仍堅持表面道德的完善, 而未認知最深的現實是 ‐ 罪, 而拒絕神愛的救恩; 無怪乎耶穌在世上, 挑戰祭司文士的核心, 就是迫他們誠實內省:「what is in your heart?」。 在神眼中, 淫念、怒氣…, 就是姦淫、殺人…; 因為「罪性」是本質, 「罪行」只是表達。換句話 : 心中的 「 槍 」 , 才真是致命武器!
看神「生死相許」的養護子民, 我們父母不禁要反思: 是否真看重子女心懷意念的養成? 在預備放手讓孩子成長時, 是否也相對預備更大犧牲的愛?!

「你們作父親的,不要惹兒女的氣,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。」 (弗 6:4)
我覺得基督徒父母, 可能最惹孩子生氣的是「假冒偽善」: 父母堅守「因信而稱義」, 卻要求子女「 因行為得救」! 自己禱告:「求神憐憫赦免, 我不過是罪人, 再努力也作不完全!」; 卻教訓子女: 「不要找藉口, 你若真肯用心努力, 沒有作不到的事! 」這是輕忽人根本的罪性, 無視人不變的終局; 因為不論子女如何傑出或頑梗, 至尾都同樣要需要耶穌; 如果他們真能作得完全, 那誰還需要救贖恩典呢?!

過度堅持表面行為的「指標」, 除了「教育成功 」 的自我安慰外, 是永難達到神聖潔的標準; 父母卻反錯失最佳的教育機會: 去引導子女體會領悟, 人本質的限制與軟弱。 知罪咎而貴赦免, 苦捆索而求自由; 真了解罪性的深陷與無奈, 才恩感救贖的急迫與可貴。因此以後時機成熟時, 才可能幫助或帶領他們接受救主; 進而日日親近跟隨耶穌, 讓神的生命流露顯大, 以致「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 凡事都能做。」 (腓4:13) 。 因依靠「完全 」 的神, 真成為「完善」的人。
這也正是我們家養育子女, 靠主努力的循序目標: 接受救恩, 跟從耶穌, 成為別人的祝福。

其實父母真心所在乎的, 不管隱藏多好, 都遲早會在言語、行為, 甚至眼神中, 不經意透露出來?! 曾親見某「幸福家庭」的孩子, 憤怒的在臉書昭告天下:「 不是說成績不是最重要的嗎 ? 但 … 。 」 歸根究底, 我們教育子女是: 成為父母的驕傲 ? 還是成全受造的目的 ? 簡單說: 是我們教的 「 好 」 ? 還是他們活的「對」? 若有「太努力」的父母, 問我教小孩的簡速「秘訣」; 我常回答 : 「 不要in HIS /his/her way!」; 父母切忌成為神和子女, 生命成長路上的攔阻?!

有心理學家把人生難題, 依程度分為三類 ;
單純( Simple ): 若細心依循正確指示, 雖有學習過程的挑戰, 但終必有保証性、可重覆的成果 , 如: 按照食譜燒菜。
複雜( Complicate): 繁瑣多樣的元素, 突變難測的外因, 但經驗累積的學習調整, 終能掌握大方向的成效, 如:太空梭的往返。
錯綜 ( Complex ): 依對象的不同, 須有不同的解決方案; 即便是同一對象, 也無法持續沿用同一方案, 苦無「效果保証」的常規可尋, 如:教育養護子女。
如果燒菜、飛大空梭,都需要食譜、操作手冊; 那教養小孩,豈更不該諮詢創造者(禱告), 研讀熟記指令(讀經), 時常檢查維修 (聖靈光照) 呢 ?!

有人說: 「孩子是帶著某種記憶誕生?!」,聖經更明示: 「我未成形的體質,你的眼早已看見了 ; 你所定的日子,我尚未度一日,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。」 (詩 139:16) 孩子不是一張白紙, 它已有特定的尺寸格式, 並已附印寫作的題目和大綱 。 子女不單是像貌動作, 也包括氣質情緒, 都含有父母的樣式和 DNA; 但子女更存有神的樣式和屬靈DNA: 他們是為特定的目的而造, 是為特殊的計劃而活。教養子女不似塑造( mold ), 更像開啟 ( unfold ), 若父母耐心配合神的步調方向: 用心培育等候, 小心抽絲剝繭, 當層層外殼成熟脫落時, 終將訝異於內在璀燦亮麗的生命。

有一位相貌堂堂的人, 從小知書達禮, 長大功成名就, 年少多金又敬神愛人; 只是並不太快樂滿足, 生命總似缺少什麼? 以他為榮的父母可能會勸他:「你已經很棒了! 沒有人真知道生命的意義, 大家不也都是這樣過日子嗎?」
另一位短小醜陋的人, 從小乖僻邪蕩, 長大利慾薰心, 濫職貪腐又歛金詐財; 忽宣稱找到人生意義, 又什麼都可不要了? 為他羞愧的父母可能會怪他:「你老是走極端! 有信仰很好但不要過頭了, 不就是求個心理平安寄託嗎?」

然而這正是聖經兩個人物的寫照:
前者是耶穌一見就愛的「少年官」, 卻不願放下成就財富並追隨耶穌, 而憂憂愁愁的回老路;
後者是眾人一見就厭的「矮稅吏」, 卻願償還四倍的贓款並追隨耶穌, 而快快樂樂的接待主。
父母真正看重的是: 子女人生每個階段的傑出完美? 還是子女最終找到意義、活出目的? 相信不少人仍暗想作「少年官」的父母, 因為比較神氣體面? 比較成功心安?
孩子出生前, 父母的心願常是:「只要健康就好 ! 」 , 但在往後成長過程中, 這卻淪為理所當然的低順位?! 在孩子重生前, 基督徒父母的心願常是: 「只要愛主就好! 」, 但在往後成長過程中, 這卻也淪為不置可否的低順位?!

「你要保守你心,勝過保守一切 ,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。」 ( 箴 4:23 ) 很難想像涵兒今日會成為: 笑口常開, 身上爬滿小孩的大「玩具熊」; 這是由「心靈」改變, 而帶出的「行為」改變, 因此果效確是真實長久。 他因常連結於耶穌的生命, 而成為陽光溫暖的「大小孩」; 他「棄槍習劍」: 心中常存聖靈寶劍, 為堅守真道奮戰, 而漸成為「鐵骨柔腸」的屬靈勇士。因此我領悟教養子女: 切忌專注表面行為的「速效」, 而忽視內心價值的「慢成」!

親愛的父母, 你願意讓耶穌開心, 子女開心, 你自己卻可能「不怎麼」開心嗎?
「我是在罪孽裡生的,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。你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;你在我隱密處, 必使我得智慧。」 (詩 51:5,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