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强哥

在復出巡迴的告別演唱歌會中, 老歌星頭禿了, 嗓啞了, 身材變形了, 台上台下卻如癡如醉的沈浸在情境和旋律中。在年輕子女眼裡, 平常拘謹無趣的長輩, 竟會因這「低質」的娛樂: 放下矜持的臉, 高舉酸疼的手, 扭動消失的腰, 唱開塵封的嗓, 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?! 但青年人雖有「眼光 」 去評估「客觀」的演唱水準, 卻沒有「記憶」去體會「主觀」的生活經驗 ?!
流行音樂像是歲月的表記, 刻載著那段青澀的歲月: 一片純情, 一腔熱血, 一度輕狂, 一輪苦戀, 一時徬徨,一生遺憾 … ; 它早與我們生命錯綜交織, 成為人生不能切割的部份。 它曾豐富了大眾的人生, 卻也是歌者和聽眾賦予其「生命」, 致使它沿續的「活」下去, 而成為生命互動的「良性循環 」 ?! 因此它早就不單是歌曲, 而是大眾共譜的人生樂章, 甚至是共護的心靈淨土?! 但在同時, 卻也有不少「初愛」的新歌被唱死聽爛, 以致令人浮燥厭煩, 這其中的差別究竟何在呢?
或許是震了耳鼓, 卻難觸心弦的「粗淺」; 或許是久嚼無味, 而喜新厭舊的「輪替」; 或許是物轉情移, 致心境品味的「變換」; … 但不論緣由, 歌都一樣被唱老了, 聽疲了。 是誰唱死了「老歌」? 恐怕是來自眾人「有口無心」的唱, 「有耳無意 」 的聽; 當人不再能用心靈傾訴, 用生命回響, 歌最終無奈的被唱死了, 聽爛了。
但「歌亡」絕非「歌齡」老邁的「必然」, 君不見無數「水過無痕」的「新」歌, 只因沒有外來生命的滋養, 至終「聲盡情枯」的夭折; 而雋永心懷的「老」歌, 也非仗其「歌齡」才令人「念舊」, 卻反依其「特質」才得「常青」 : 因它根植返映在共同生命的經歷, 依存回應於不同世代的心裡。
而在更深的心靈層面, 詩歌聖樂使人脫離「自我糾結」, 轉眼定睛信實慈愛的神; 它提昇心靈到主面前, 以致「心被恩感」而歌頌讚美神 ! 而信徒 「蒙恩經歷」的共鳴回應, 也同時孕育豐富了詩歌, 因此注入其鮮活的「生命」。 但如同流行歌曲會被聽爛唱死, 若信徒「有口無心」的「如禮行儀」, 縱使是富內涵、善啟發的詩歌, 也終將淪為無意識的「誦經」!
然而「世俗歌曲」與「聖樂詩歌」, 在上述主觀的「知感」上, 雖有許多類同之處; 但因著歌唱的「對象」與「目的」, 在客觀的「本質」上卻又截然不同 :
歌曲與歌詞, 究竟孰重孰輕 ? 中庸的人定會說: 「兩者皆重」, 但果真如此嗎? 年青時似懂非懂的喜愛西洋歌曲, 除了曲調美、節拍強,更愛歌者聲嘶力竭、直抒心腸的「至情」; 即至英文程度加增, 才訝異察覺: 有些心愛的歌, 詞不但低俗, 甚至淫穢; 真是令我再也唱不出口、聽不下去。 我愛這些歌「情緒」的流露, 卻不愛這些歌「真情 」 的內涵, 真是「因誤會而相識, 因了解而分開 」 , 至終因情盡而淪為「死歌」!
而從小被強制學習的「愛國」歌曲, 內容八股 、 曲調平常, 直覺不過是應景的「口號」; 即至近年參加退役長輩的葬禮: 風雨故人的乾枯嗓音, 瀟瑟蒼涼的送別軍歌, 不覺深感亂世兒女無根的漂泊, 落寞卻不凋零的堅持! 這使我不禁重新咀嚼歌詞: 馬革裹屍的豪性, 捨己為國的純情; 這不是濫愛說愁的怨曲哀歌, 卻是血淚譜成的生命詠歌 ! 現代常聽「幼稚」的自私爭鬧, 我卻在此親聞「蒼老 」 的赤子心聲; 撫今感昔, 真令人激動難已!
由上可知「感覺」真實, 並不代表「感受」真確, 因為「成因」可能「偏頗」甚至「錯誤 」 。 「 情緒」來去消漲, 但「真情」卻歷久不變 ; 而唯有持守的信念, 與堅立的價值, 才可能「衍生」出有根有基、始終如一的「真情」。
「曲調」抽象的向「感性」低語, 「歌詞」卻能具體的對「悟性」發聲 ; 正如「曲調」早已流失的詩詞曲賦 , 但其「歌詞」卻是信念價值的傳承, 文化哲思的結晶。而「曲調」失傳的聖經詩篇, 「歌詞」更充滿啟示真理, 救贖預言, 靈感頌讚… ; 所以聖詩「歌詞」的「超越性」, 在於其引導開啟「悟性」, 而能以「真理」為本的「真情」, 去敬拜全知的聖潔主 !
其實「聴不懂」的歌, 其「音樂性」都已使人感動莫名; 何況再加入: 「帶唱的動作」使人舒展奔放, 「強烈的節奏」使人振奮激昂, 「群眾的感染」使人勇敢堅定 … , 這些雖同樣都帶出「感覺 」 , 但成因卻與「心被恩感」大不相同 ?! 你敬拜讚美的滿足, 究竟是情感發洩後的「平靜」? 還是聖靈所賜的「平安」呢 ? 你是頭皮發麻的情緒「激動」? 還是生命更新的聖靈「感動」? 若是世俗音樂歌曲, 人只須「跟著感覺走」, 何苦深究此情「何從何往」?!
但詩歌讚美的中心是…神, 所以不是人「享受敬拜 」, 而是神「心滿意足」 ; 更不是自我「沈迷 」 在敬拜的「氣氛」中, 而是自我「隱退」在真神的「榮光」中。( Not to lose in your emotions, but to lose in His Glories. ) 藉助這些方式本為敲開「心門」, 勿因愛此而留戀徘迴 「 門前」, 反錯失入內朝見神的初衷?!
其實敬拜讚美的高漲情緒, 常易被誤為「愛主 」 的表現; 若未透過「悟性」對真理的體認, 依聖經來慎思明辨, 會誤使「情緒激動」與「聖靈感動 」 混淆不清?! 當人情緒滿滿卻「腦袋空空」, 又將如何在敬拜中, 省察回應「真理公義」的神?! 委身跟隨「道路生命」的主?! 不少現代詩歌因過於偏重「音樂性」, 以致「曲悅耳」卻「詞淺顯」; 而許多傳統詩歌, 饒富見証靈意, 所以歌詞常被講章引用; 但流行詩歌卻 … ?!
詩歌「雲上太陽」初流行時, 因詞通俗、曲順耳, 不久大家就都琅琅上口; 但詩班某長輩卻疑惑不解, 私下真心的問我:「歌詞中『小雨打在臉上』, 究竟困難何在?」。 在大風大浪中成長, 滿身時代傷痕的他, 是真無法體會小雨的「苦」; 其實未經動亂的我, 也直覺「細雨撫面」是影視唯美的 「 夢幻情境」?!
我相信不同的詩歌, 能接觸不同的群體, 自有它時代性、階段性的角色; 但也不禁為歷代血淚交織 、 滿有靈命, 卻被淡忘的詩歌叫屈。 而眼前這類 「 風花雪月」的粗淺詩歌, 像是「易上口」卻少養分的「零食」, 並且使人漸失對「主餐」的胃口; 若長期「偏食」是否會靈性枯竭? 而成輕 「 悔罪」、低「委身」的「草莓」基督徒?! 這隱忍的「偏狹」, 使我很難全心投入, 某些情緒高 、 悟性低的「敬拜讚美」。
直至四年前, 陪伴母親在安寧病房, 每日唱詩禱告渡過餘生 。 傳統詩歌常因氣勢宏偉, 並不太適合安靜的病房; 加上母親識字不多又初信不久,「正統」詩歌是有些艱澀難懂, 只好輕唱那些搔不著我「癢處」的「流行」詩歌, 然而「雲上太陽 」 卻在此成了母親的慰藉, 這迫使我重新檢視體悟:
「世間歌曲」的安慰滿足, 在於作曲、演奏、歌者、聽眾…經驗的回應共享, 情感的交流互動 ; 但這仍無從「跳脫自我」、「突破人生」的封閉格局。 「詩歌敬拜」卻使人不覺脫離塵世, 而漸近主前; 而後「無形」心靈的交流, 早超越「表象 」 詞曲的侷限: 「小雨」只是人生一切苦難愁煩的「代號」, 而「太陽」卻是愁雲之上永存榮耀的「象徵」。
詩歌不過是敬拜的「切入點」, 即或其本質膚淺濫情、 詞窮意缺; 但真正的關鍵, 卻在於「敬拜對象」的無限榮美, 與「敬拜者」的全心傾慕, 因而潔淨提昇了整個敬拜。 這不僅是雨過天睛後的「撥雲見日」, 更是「天開乍現」神的榮耀寶座; 不僅是「雲上太陽」的人間體驗, 更是「日光之上」的永世恩典 !
William Temple (英國教牧), 對「敬拜」有深入的描述 :

敬拜是向神全然的順服 …
良知因祂的聖潔而激揚,
思想因祂的真理而滋潤,
想像因祂的榮美而潔淨,
心靈因祂的慈愛而開啟,
意志因祂的旨意而降服。

是人竭盡所能 – 以本性最無私的情感 – 去景仰戀慕神 ;
也是醫治「自我中心」- 罪性與一切罪行之源頭 – 的首藥良方 !
Warren Wiersbe (美國名牧) 對「敬拜」則有更精簡的定義:
「 信徒以他全人的所是 … 心靈、情感、意志 、 身體, 去回應神的所是、所言、所行 !」
因此「敬拜」的態度,似乎可歸納為 – 「無我 」的謙順, 與「全然」的擺上 ; 而這正是聖經所教導 :
「祂必興旺 , 我必衰微。」(約 3: 30) – 「無我 」 的謙順;
「你要盡心、盡性、盡意、盡力愛主-你的神 。 」 (可12:30) – 「全然」的擺上, … 盡心於悟性, 盡性於情感, 盡力於行為, 盡意於忠誠。
如同父親能接納子女不同「愛的表達」, 天父也欣悅信徒各式「愛的敬拜」; 無論是安靜肅穆或鼓號宣天, 無論是謙和婉轉或情辭迫切, 無論是引經據典或隨心順性 …, 只要是「真情實意」, 神都歡喜悅納。其實祂從未關注敬拜的「形態」, 卻多加強調敬拜的「心態」; 祂不只看重敬拜時的 「 虔誠」, 更在乎每日生活的「虔敬」!
所以由此可知是「詞勝曲」 , 而「心勝詞」了嗎?!
其實只要在靈裡遵循真理, 用「生命」回應 、盡 「 心意」歌唱, 詩歌就能被「唱活」、「唱真 」 ; 而更因我們歌頌的是「生命的主」, 神也必親自成為我們「生命的樂歌」 !
「你是我藏身之處;你必保佑我脫離苦難,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。」 ( 詩 32:7 )
「耶和華是我的力量,是我的詩歌;他也成了我的拯救。」 ( 詩 118:14 )
(PS: 這是「敬拜」定義的原文):
“ Worship is the submission of all our nature to God. It is the quickening of conscience by His holiness; the nourishment of mind with His truth; the purifying of imagination by His Beauty; the opening of the heart to His love; the surrender of will to His purpose – and all of this gathered up in adoration, the most selfless emotion of which our nature is capable and therefore the chief remedy for that self-centeredness which is our original sin and the source of all actual sin. “ ( William Temple )

“ Worship is the believer’s response of all that they are – mind, emotions, will, body – to what God is and says and does.” (Warren Wiersbe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