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强哥

「中庸」之道這麼深奧的理念, 卻是小時大家不學而知的哲思, 因為它早己內化在生活經驗的每個層面。 所有需要「表明立場」的關頭, 眾皆 「 吾道一以貫之」的允執厥中: 不美不醜, 不餓不飽, 不卑不傲, 不多不少, 不對不錯, 不好不壞, 不快不慢, 不前不後, … ; 因為萬事壞在 「強出頭」! 但在熱血青年的眼中, 這才真是「不清不楚 」 的 「平庸」 之道; 也許除了地理位置居中, 這才是華人被稱「中」國人的趣因?!
長大後, 卻漸覺這鄉愿顢頇的「中庸」, 其實也是堅守持平的「中肯」; 這其中「實用」的人生智慧, 也許正是老祖宗「生存經驗」的累積: 「帶頭者」是首當其衝的烈士, 「落尾者」是孤單無助的弱肉; 而群體眾多的「中庸者」, 卻是互防自保的依附; 正如高速公路的中間線道, 是「進可攻, 退可守」的最佳戰略車道。
萬蹄奔騰, 怎不因滾滾黃塵而難見天日?! 在生養眾多的泱泱大國, 若眾人皆各抒己見, 「意」見豈不終成「億」見?! 「中庸」正是群體的生存之道 : 凡事務要找到最大公約的共通點, 「中間路線」靠攏多人權益, 彼此擔待而滙成「主流意識 」 ; 正如文藝復興是因「中」產階級抬頭, 經濟復甦則因「中」產階級擴增。本質上, 合群性是平常心, 社會公理是常態取向, 中間勢力是國家實力; 其實中庸的「哲學」, 就是人生的「統計學 」 ?!
帶頭者有「快跟上」的疾呼, 落尾者有「勿棄我 」 的哀號, 但「沈默」卻是眾多中間者的特質 ; 因為唯有不強出頭的「沈默」, 才能戒急用忍, 而維繫中間群體的「和諧」。先講情, 後論理, 再依法; 講白了不美, 講過了傷人, 凡事不要太在意, 因為群體關係才重要。但「無聲非無力」, 你若專注聆聽, 不難察覺隱藏在背景後, 威勢浩大且緩急有致的齊步聲! 「千夫所指, 無疾而死!」 , 群眾無聲的指頭, 卻是社會的制裁力量, 而法律只是備而不用的最後解套。
但境轉情移, 今處「自我膨脹」的後現代, 加上 「 快傳低責」網媒的推助; 以致 「 聲強」硬是 「 道理」, 「聲大」自成「多數」, 更由於刻意的造勢, 而集成極端者的「虛胖」 。 原本基於不同誘因和動機的「按讚」, 卻被統一解讀成全心全力的支持; 原本情感上的鼓勵同情, 卻被操弄成法理上的認可贊同; 而使操盤者藉機「挾威以自重」, 號稱有百萬雄兵的「誓旦力挺」, 卻不多是「按鍵隨意」的低值委身。
然而返覆強勢的「極端聲浪」, 卻掩蓋住大眾的腳步聲; 沈默者若不是因此被誤解成「人微言輕 」 , 必也被視為「噤聲易欺」的無感良民。 含蓄「美德」卻成致命「短處」, 以致不論是「帶頭者」的錯決, 還是「落尾者」的爛攤; 所有社會和經濟的成本, 皆由「中間者」默默的承受買單?!
聽不清大眾的「心聲」, 因此尋不見「公理」, 所以成不了「共識」; 「法律」自然成為防止個人偏行己路, 造成社會崩潰的第一選擇。而勢單力薄的「有心者」, 更頻頻想藉著立法, 企圖扭曲轄制大眾, 主導社會風氣取向。 但法律本難週全的涵蓋人生各層面, 因此造許多僵硬的怪象; 「平常心之死」 是尊重法治的美國,多年前就有的怨言呼聲, 例如: 免費捐給遊民的大樓, 因難依新規耗巨資安裝電梯, 反而不能「合法」居住; 小偷摸黑而摔傷於受害人家中, 卻可告得賠償「危屋」的責任險 ; 因被性騷擾而得的賠償, 竟比不幸被強暴者高出數百倍, …。
在自命不凡的眼中, 「平常」就等於「平凡」, 對以「菁英」自居的知識分子, 這是絕難忍受的; 故其耗費心力研究多年, 而後沾沾自喜的公佈 「 新」發現, 如 : 快樂的人活得較長久, 幸福的孩子較成功, 常運動的人較健康 …。 這些過去是大家公認的「常識」, 但今日若無「菁英」的「認証」, 這些觀念現象似乎就不曾存在?! 這是厭棄「平常心」後, 因「自以為是」而浪費資源的「虛功」; 更可怖的是以同樣「無知」的聰明、知識的傲慢, 去重新定義所有的倫常: 婚姻, 家庭, 生命, 性別 … ?!
但最可悲的無奈卻莫過於: 「自亂陣腳」的沈默大眾; 這世代是變了, 但也是因為「自己人」都紛紛離位了?! 是誰偷移了中心?! 恐怕是自己先行走開吧?!
當「中間者」不再察覺彼此的聲音, 就無法確認彼此的存在; 故因著「群性」的恐慌, 趨使他們投靠兩極造勢的「聲源」, 不久常態曲線產生中央塌陷, 而兩端隆起的變形。 若極端者持續操弄,中間者又不知覺悟奮起; 終將中央斷裂, 造成兩端各據山頭的新局面。
上述常態的形變, 多是出於「有心」的操弄, 與 「 私心」的權橫; 但亦可能出於「無心」的默化, 與「重心」的偏移, 以致產生始料不及的苦果, 例如 :
照顧弱勢群體需要的「善意」, 爭取勝選游離票的「隱意」, 使政治家竭力討好邊緣人, 立法保障偏狹的議題; 不料日久卻造成多數服務少數, 少數卻轄制多數的「假民主」, 更形成大鬧就贏, 本就該我的「真霸道」。 長期沈默而被疏於照料的社會中堅, 因挫折不平而棄守隨流, 以致失散灰冷而國力大損。
優質丈夫有亂丟襪子的習性, 若能改正就近乎 「 完美」; 妻子便以此為己任, 全心教育糾察, 時時耳提面命。 但在盡職的先生眼中, 這是小題大作的嘮叨, 是輕忽貢獻的抹殺; 以致不合作的僵持,關係因而逐漸產生裂痕。 或有「溫順」的丈夫從善如流, 把收拾襪子當作「新使命」, 談話心思都環繞襪子打轉, 出出入入都來回巡查襪子; 最後 「 教育」成功的丈夫, 天天牽腸掛肚盡是襪子, 卻失了本有的迷人特質, 而不幸由「外子」變成「襪子」?!
這種本意良善的「錯愛」: 誤認只要改善曲線兩端的「小問題」, 就能使現有常態更加「完美」; 殊不知曲線是動態的, 若把重點和資源「失衡 」 的放在兩端, 等於間接奪去經營維護主體的「養分」, 而不知不覺造成中央的塌陷。有時最佳解決之道, 反是「加強主體」的成長 ; 而由於曲線中央的上升, 兩極因此被拉近中央而收縮。例如:
看重支持中產階級, 以致國富民強; 一方面, 部份弱勢能增長為中產; 另一方面日漸強盛的中堅, 不待政府立法, 已「行有餘力」去照顧周遭的弱勢 。
讚賞丈夫的優點, 鼓勵他更臻完美; 丈夫常覺被愛和尊重, 因此「龍心大悅」, 更想為家多作點什麼, 自然也包括 : 撿襪子…。
以上失衡偏心的「苦果」, 萬不可等閒視之 ! 君不曾聽聞: 神將樂園所有的佳美果子, 都賜給亞當夏娃; 但他們不去享用「 絕對多數」, 卻專注於 「 絕對少數」 – 那「唯一」被限制的「禁果 」 。 因此禁果愈看愈美, 愈想愈棒, 導致心力偏移, 誤認若能突破這「唯一限制」, 就能「完全自由」; 所以偷食禁果而違背神, 不料反使全人類失去自由, 終生成為被罪捆綁的奴僕!
前述中間勢力的潰散, 對立抗爭的演烈; 可能在於兩極刻意的強勢洗腦, 與中間消極的凝聚溝通 。 但無可諱言, 若中堅分子經不起「大洗牌」的考驗, 極可能凝聚的「初衷」就本有隱憂: 究竟是出於「人多好辦事」的趨炎?! 還是基於「核心價值」的認同?! 若個別「中間者」有「德不孤必有鄰」的信念, 「雖千萬人吾往矣」的堅持; 縱使昏天暗地,雜音震耳, 也必能齊步邁前?!
也許曲線取向的位移, 只是「社會性」的常態產生形變, 而「個人性」的常態卻依舊未變?! 因為真正人皆有之的「平常心」是: 人人為己的「自私」, 隨波逐流的「自保」?!
非洲諺語: 「走快要獨行 , 走遠要群行 !」 當個人主義高漲的後現代, 把「平等發言」強解成「等值見解」; 人人都想「實現自我」, 走「自己的路」。 「傑出」就是刻意不與人同, 這「離群自恃」終易陷入「迷思妄念」:
「求變更新」, 非必「進步成長」;
「自以為是」 , 不同於 「獨立思考」 ;
「非主流」的看法, 並不代表「新意創見」;
Thinking out of the 「boundary」 , is not thinking out of the 「box」 ;
若不問因由而隨意除圍拆牆, 可要當心不經意放出狂犬瘋牛 !
「國之將亡, 必有妖孽」,這並非觀兆的迷信, 而是社稷淪滅的現象; 因為若「正中勢力」崩潰, 必喪失「主流意識」的持平, 自是群魔亂舞,各家爭鋒 。自認挑戰「固有威權」, 卻是踐踏「公理傳統 」 ; 以為掙脫「捆綁限制」, 卻是自斷「根脈基業」。 所謂新世代的「新觀念」, 不過是老本性的「新包裝」; 因為所有人歷世不變, 最大的公約數是「罪性」, 而罪人真正所共有的是「墮落之良心」; 「良心」的交集是「公理共識」, 但 「 墮落 」 的交集卻是「自私驕傲」!
群眾的「平常心 」 , 只是個人「本位心」的集成取向 ; 整體道德文化的「素質」, 取決於各人品格內涵的「素養」, 正如民主制度的成熟穩定, 取決於大眾民主意識的涵養: 群眾各依良心, 那是公理; 各依利益, 那是短視; 各依己見, 那是散沙; 但若各依情緒, 那是暴民。 群體行動足可造成 「 積非成是」的強勢, 但卻是各人必須個別承擔的苦果; 所以「平常」未必「正常」,「公理」也未必同於「真理」!
聖經精確的描述人這種善惡輪替, 昨是今非, 心口不一的矛盾:「故此,我所願意的善,我反不做 ; 我所不願意的惡,我倒去做 …… . 我真是苦阿 ! 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? 」 ( 羅 7 : 19, 24 ) ; 然而聖經也提供永遠解決之道 : 「 感謝神,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。… 」(羅7:25)
耶穌十架上「單數」代死, 卻付清「無數」罪價; 祂因勝過死亡權勢, 而贖回所有罪人。 一粒麥子落地死了, 就結出許多子粒, 祂使「絕對少數」瞬間翻轉成「絕對多數」! 所以得救非因修行, 而是蒙恩重生 : 耶穌不是來提升「塌陷墜落」的常態曲線, 而是更新人生座標, 翻轉罪性常態 ; 而使 「 公理」終成「真理」, 「平常」心轉為「正常」心。
耶穌像是人間被棄的「唯一」, 卻是掌管宇宙的 「 獨一」, 因神本性一切的豐盛, 都有形有體居住在基督裡面; 萬有都是靠他造的, 藉他造的, 又是為他造的 ! 祂才真是充滿一切, 支配萬有的 「 絕對多數」。
若你是「人善被欺」的苦撐者, 心雖不平卻有不同污的「彆扭」; 或是「中流砥柱」的哲人烈士, 感應天地正氣而悲壯的「衛道」; 當知曾被眾叛親離的耶穌, 感同你堅守原則的孤寂: 因耶穌曾拒走「擁祂為王」的寬路, 而獨行「順神而死」的窄路。 當彼得一人拿刀護祂抗捕, 耶穌卻制止他說: 「你想, 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麼 ? 」 ; 驕傲的審判官自認有生殺大權, 耶穌卻回答說:「 …我的國若屬這世界, 我的臣僕必要爭戰, … 」; 祂是「謙柔」代死, 而非「軟弱」遭害, 因為祂才真是掌權的「絕對多數」!
現今伊斯蘭國在中東肆意迫害屠殺基督徒, 信徒們卻至死忠心的殉道, 因為深信「那殺身體, 不能殺靈魂的, 不要怕他們; …」 (太10:28 ) ; 信徒們反而因此更堅立在真理中心, 因為他們的後盾是宇宙主宰。
在彎曲悖謬世代, 人要如何作神無瑕疵的兒女呢? 切勿因惡人當道得勢, 而心懷不平以致作惡; 耶穌深知你的苦情, 祂不但讚賞你, 還要賜你能力恩典, 去作的更好、更美、更有方向。你遵行神真理, 而自覺獨行人間時,當知在你裡面的比世界都大 ! 你「孤單」的以神為中心, 而神卻是「萬有一切」的永恆中心, 所以你有了祂, 就是擁有了「全部」 !
「你們要進窄門。 因為引到滅亡, 那門是寬的, 路是大的, 進去的人也多; 」(太7:13) 神為人開了一條通天的新路, 但人仍須選擇自己的腳步, 究竟向誰靠攏?! 你是「屈從」人間暫時的常態曲線, 還是「趨從」天上永恆的常態曲線? 你取暖的「同溫層」是世上眾人, 還是天上眾聖? 你是信從人間的統計學, 還是天上的統計學?
你是要追隨依附眼見的「人多勢眾」, 還是用信心的眼睛看見「耶穌窄門」 , 而奔向永生的小路 ?
「所以弟兄們,應當更加殷勤,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。你們若行這幾樣,就永不失腳。這樣,必叫你們豐豐富富的得以進入我們主 ‐ 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。」 ( 彼後1:10‐1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