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强哥
若在股東大會中, 已成年的千金小姐不請自入, 坐在董事長懷中撒起嬌來; 但因這是她「真情流露 」 , 故又何「錯」之有?
試想在「啟示錄」中, 在虹彩、閃電、雷轟、 玻璃海, 圍繞的榮耀寶座前; 四活物, 二十四長老, 千萬天使, 無數子民都俯伏敬拜。 又聽見在天上 、地上 、地底下 、滄海裡,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,都說:「但願頌讚、尊貴、榮耀 、 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,直到永永遠遠 ! 」 而我卻大剌剌的跳入父神懷中, 撒起嬌說 : 「 上帝爸爸, 我愛祢!」; 但因這是我「真情流露 」, 故又何「誤」之有?
這一向就是我表達愛的方式, 也常感受到父神的喜悅; 因而此時此地, 我又何必故作「正經」呢 ?
這錯誤不合宜「愛的敬拜」, 不是因方式與心意, 而是時機與場合; 這也正是「個人」敬拜, 與「團體」敬拜不同之處: 個人敬拜強調「傾心吐意 」 的自由, 團體敬拜卻強調「同心合意」的求全。 雖說敬拜不拘形式, 最重「心口合一」; 但團體敬拜更為了「齊群心、合眾口」, 所以必要使用 「 共通協調」的敬拜方式, 來整合個人「片面」的體悟, 以期能「全面」敬拜「完全」的神; 藉著 「 … 用『各樣』的智慧,把基督的道理『豐豐富富』的存在心裡,用詩章、頌詞、靈歌, 『 彼此 』教導,『互相』勸戒,心被恩感,歌頌神。 」 (西3:16 )
影劇的老梗 – 問:「難道你不知道, 我是因為愛你才這樣作?」 答:「你如果『真』的愛我, 你就不會這樣作!」這種只在乎自己盡性, 卻忽視對方好惡的「強愛」; 不禁令人懷疑, 我所最「愛」的, 恐怕還是「自己」吧?
同樣的, 在團體敬拜中, 若執意堅持個人的「品味」, 終將全然榮耀的神, 侷限在個人的經驗中; 若因偏重個人「淋漓情至」, 而輕忽眾人「同心頌揚」, 這也不禁會令人懷疑 : 我自許與神親密的「個人關係」, 不過是滿足自我的「個人化關係」?! ( 詳見 : 強心真, Oct. 14, 2014) 難道我的 「 盡情」, 遠超神的「滿足」嗎 ? 豈不知與天父同榮同尊, 相愛合一的聖子耶穌, 從未「恃寵而驕」, 卻謙卑參與會堂「不完美」的敬拜嗎? !
若我是敬拜的帶領者, 則更該專注聖靈的引導, 體悉會眾的反應; 而非分享個人心愛的詩歌, 主導自己合意的敬拜。 曾親見帶領者聲嘶力竭, 而自顧 「 沈醉」敬拜中, 卻反使會眾愈行愈遠; 及至唱到「向祢跪下」, 又忽然跪倒在台上; 使會眾非但未因他的「投入」而「感動」, 反在一陣驚愕中, 內心滿是疑惑掙扎, 而完全錯失了整個敬拜 ! 這或許是會眾面前, 完美的「個人敬拜」; 卻可能是「團體敬拜」中, 偏行獨往的「失職亅 ?!
現今常見的團體敬拜, 可簡略分為幾種類型:
禮儀型的崇拜 (liturgical)—-聖經的模式: 聖殿,中心的設置: 祭壇; 強調安靜虔敬。
傳統式的崇拜 (Traditional)—- 聖經的模式: 會堂, 中心的設置: 講台; 強調專心聽道。
時代性的崇拜 (Contemporary) —-聖經的模式: 家庭, 中心的設置: 餐桌(主餐) ; 強調自由回應。
如此粗淺的分類, 並非為了開宗立派或分別高下, 而是希望對不同背景的弟兄姊妹, 能多一些瞭解認同; 若有幸參與不同形式的祟拜時, 也能多一些配合融入。 其實不同性質的敬拜, 是高舉神不同的屬性; 即或有缺欠不週之處, 我們仍當同心勉力的榮耀神。
但有些敬拜讚美: 滿是「造物美妙」的頌讚, 「敘愛求慰」的抒情, 卻從未提起神的尊名, 更遑論悔罪、救贖、委身、天家… ; 當人置身其中時, 真不知敬拜為誰? 所信為何? 由此可見, 敬拜的 「 內涵 」, 顯然遠比敬拜的「外貌」, 才更值得費心慎思呢 ?!
千百年來, 中國宮殿每日重覆同樣的謊言 :「萬歲! 萬歲! 萬萬歲!」。俯拜者縱不能「討喜求賞 」 , 也可望「順耳避禍」; 但皇帝真未察這「欺君哄上」的大罪嗎? 只怕是難捨那「永存不朽 」 的飄然吧?! 因此誇的熱心, 聽的開心; 從「外貌 」 看, 儼然就是一場虛情假意的「敬拜讚美」?!
但若不經意, 信徒是否也會如此看待「敬拜」呢 ?! 以「諂媚浮誇」的心態, 說好唱美, 殷切期望 「 神心大悅」, 去「隨手」賜恩添褔; 不然也盼 「 耳軟心寬」, 來「掩目」錯誤缺失?! 場面熱閙是怕單獨面對, 大聲稱頌是因心虛小信; 這只是人多勢眾的「虛張聲勢」嗎?! 這種躲在「敬拜 」 後的「遠遠跟隨」, 是保持距離以策「安全」嗎? 這是「伴君如伴虎」的敬畏神嗎?
Worship = worth + _ship = affirmation of worth; we are 「worship 」 because HE is 「worthy」 !
英文的「敬拜」一字, 是由「值得 」 +「確實 」 的字根所組成 ; 正表明我們敬拜神, 是因祂本是「完全配得」稱頌讚美!
其實神全然豐盛美麗, 遠超人所能測度, 人不論如何「誇大」的稱頌, 也絕不會「溢美」的過獎 ! 神更非「好大喜功」的強求虛名, 因人根本無法增添, 或減少神「自有永有」的榮耀; 反而是在敬拜讚美中, 人得以略窺神的榮美, 而心滿意足的「沾光」!
我初信之時, 心中並無「庫存」的詩歌, 只好「大膽」以世俗的情歌敬拜神; 卻發現這本是無奇的 「 當然」 : 因為天長地久、海枯石爛的歌詞, 是人浮誇濫情的「越份」; 但用來讚美創造萬有 、永遠長存的真神 , 竟還嫌侷促勉強的「不足」 ?! 所以敬拜神, 道理並不「高深」, 只要將所思 、所感、所行中, 最好、最美、最善都全歸獻於真神; 而任何詩情愛意、文獻頌詞, 也都不過是 「 相形見絀」 的小格局 ?! 無怪乎聖經詩篇的詩人認為 : 頌讚神是容易自成的「快手筆」! (詩 45 :1 )
所以因著敬拜的「心態」與「對象」, 我們可將 「 俗歌唱聖」; 但同樣的, 我們也可把「聖歌唱俗」嗎 ?
聖經說當向神「歡呼頌讚」, 有些英文聖經直譯為 : joyful「noise」; 不是美樂妙音, 而竟是用 「 噪音」頌讚神?! 正如父親喜愛子女歡慶聚集, 父神更進一步說: 祂因人「歡欣而喜樂」, 因人 「 喜樂而歡呼」 (番3:17) 。 其實在神眼中 : 敬拜者的「心意」, 遠勝過敬拜的「品質」; 因為神是比子女還更喜歡, 一起有「good time」的父親 !
但對以「音樂恩賜」服事的人, 神卻有高標準的要求: 「應當向祂唱新歌,彈得巧妙,聲音洪亮 。」( 詩:33:3) 因為「善盡恩賜」表明「忠心服事」, 而世間「官長」能悅納的品質, 才是配獻給神的起碼水準(瑪 1:7,8)。 因此並非高水準的音樂家,竟願來教會服事神; 而是音樂家更該依所得的恩賜, 努力提高水準, 才配將最好的獻給神 ?!
同樣的, 若會眾反應過度, 誤認這是「何其榮幸 」 的演出; 此心態便與民間「拜拜」無異 : 偶像聞香、信徒吃肉; 祭拜者才真是「實質」受益的對象?! 原本是獻給神「音樂的祭」, 但曾幾何時, 應該同心敬拜的會眾, 竟變成享受祭品的「聽眾」?!
在低俗混雜、聲色刺激的繁擾中, 基督徒有幸能藉著網路傳媒, 汲取清流般的詩歌聖樂, 作為「隨時」的提醒幫助; 但若不經意, 聆聼背景音樂的 「 隨意」, 習慣成敬拜態度的「隨便」, 而在不覺中, 「口唱心和」漸被「娛樂價值」所取代 ?! 因而詩歌敬拜在隱約中, 被誤認成講道前的「暖場」; 甚至教會慶典的詩歌敬拜, 竟也淪為「助興」的演唱 ?!
一些愛主的基督徒歌手和樂團, 在巡迴演唱時, 常不忘表白的提醒 : 他們不是「藝人」表演, 而會眾也非「歌迷」追星; 他們並非來此提供基督教 「 娛樂」, 而是有幸與會眾「一同敬拜」!
嚴格說: 詩歌聖樂只有一位「聽眾」— 那就是神, 因為只有祂配得尊崇讚美; 而眾人不過是敬拜的參與者, 同心一意將至高的頌讚、榮耀都歸與神!
有熱心人士曾重金禮聘世界三大男高音, 演唱精典的詩歌「我心靈得安寧」: 華麗無瑕的嗓音, 聲勢浩大的樂團, 音效完美的場地,…;以「最好的」唱「最美的」, 但為何卻不是「最感動」人心的版本?! 世界著名樂團演奏古典聖樂, 異端百人詩班獻唱聖詩靈歌; 這些在音樂專業的水準上, 都近乎無懈可擊, 但為何卻總覺得缺少了什麼?
也許是因欠缺救恩的「生命」經歷, 來與所獻唱的「內涵」相應 : 所以雖有震憾的音樂性, 卻獨缺聖靈的感動力; 雖能激勵人心, 卻無從改變生命 ?
既使因為神的憐憫, 真能透過他們來使眾人蒙恩, 卻也非表明這對他們有益?! 正如: 字正腔圓的播音員錄製聖經, 使許多聽見的人蒙恩得救; 但卻不代表誦唸的本人, 也就跟著信主重生, 並得著服事的果效?!
完美演出背後的「心口不一」, 也許大眾無法察覺, 自我難以明辨; 但將來神的審判臺前 , 必要一一被顯明。 許多人「奉主名」作了不少有果效的事工, 但卻錯失了最重要的:「信神所差來的, 這就是做神的工。」 (約 6:29) ; 因此神說:「我從來不認識你們!」( 太 7:21-23 ), 所以他們一生的辛勞都盡付流水!
或有重生得救的信徒, 因未「真心全意」的服事神, 所以事工本身雖榮神益人, 但個人工作的「果效」, 卻經不起火的試驗; 以致雖然得救卻像被火燒過, 而減損當得的獎賞 ! ( 林前 3:11-15 )
若說人生最大的「痛苦」是「白白受苦」: 因為經過苦難卻未學會功課; 那最大的「失敗」可就是「白作虛工」: 因為辛苦勞碌卻未得著果效 ?! 所以服事神的人, 怎可不戒慎小心; 而要常在神的光照下, 檢視自己的心態動機呢 ?!
以色列人因多次悖逆, 終被神管教而擄去外邦; 一路顛沛流離, 隨行隨哭, 軟弱無助, 好不淒慘 ! 但當敵人要他們唱歌作樂, 拿詩歌聖樂來「娛樂」時; 柔弱的音樂家, 非但未「識趣」的討好敵人, 竟憤而把琴掛在樹上, 甚至狠毒的咒詛對方的後代!
這些人本是常「心懷二意」, 而被神管教的子民, 但仍殘存根本的信念 : 技巧是為服事神, 詩歌只為讚美主; 以致 「… 我若忘記你,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! 我若不記念你,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,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!」 (詩 137:5, 6 )
「恩賜」本身並非奬賞, 但善用恩賜, 而「忠心 」 的服事主, 才是神所真正悅納稱許的 ! 其實 「 恩賜」才能本是「神恩所賜」, 所以「出神入化 」 的技巧, 也不至令祂「驚豔 」。 在宇宙萬物同聲頌讚中, 祂因全然配得而穩坐寶座; 但當門徒以生命表達至死的「忠心」, 卻能使神「動情 」 的站起來 ?! (徒 7:55)
神對服事者最高的稱許是:「忠心又良善的僕人 … 」; 因此「忠心」的持守與「良善」的心態, 不才是我們服事神時, 所最當看重的嗎 ?!
親愛的弟兄姊妹, 我們可有不願把「聖歌唱俗 」 的堅持; 寧可忘記技巧, 卻不願輕慢我們的神 ?
活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中, 甚麼又才是我們「神聖不可侵」的堅持呢 … ? 我們是否也會在不經意中, 把自己的「生命之歌」唱俗了呢 ?
「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,我的嘴唇要頌讚你 。」 ( 詩63:3 )
「我們應當靠著耶穌,常常以頌讚為祭獻給神 , 這就是那承認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。」 ( 希 13:1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