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强哥

小時候有幸藉由學校, 參加了「台視兒童合唱團」; 後來我們出了唱片, 上了電視, 有一次還去警察廣播電台錄音。 獨唱的模範生, 同時也接受訪問, 又順便加錄了「電臺徵文比賽」冠軍的專訪。 但奇怪的是: 比賽都還未開始徵文, 怎麼會有「冠軍」呢 ? 正義化身的好警察, 品學兼優的好學生, 竟「若無其事」地公開「說謊」; 我心中不平的想起 : 那些「傻傻」寫文章的孩子們, 一廂純情夢想卻被忽視玩弄…! 眼前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呢? 我真不太能了解「大人世界」, 而對大人「理所當然」的尊敬, 也開始有所保留!
然兒小時最愛反覆唱「玩具反斗城」的廣告歌 : 「 I don’t want to grow up, I don’t want to grow up … 」; 而這與我們小時愛唱的兒歌 : 「哥哥爸爸真偉大 …, 只要我長大, 只要我長大 … 」, 竟截然相反, 莫非現代的孩子比較「聰明世故」? 還是大人們實在愈來愈不「像話兒」?
我們小時有「小飛俠」( Peter Pan )的故事, 是暗喻對童年的依戀不捨, 因而拒絕長大; 但大女兒自幼最愛的「小王子」( little prince )童話, 則是更直接透過「赤子」天真清純的眼光, 對比凸顯 「 大人」凡塵俗世的荒謬。然而這些本是「大人 」 寫的「小孩」書, 所以作者們背後的隱意動機 : 究竟是「後悔長大」的告白? 還是「心理建設 」 的預告?
小時候,被「逼」謊報年齡去買「兒童」票, 或硬擠暗藏於超載的計程車, 或 用「順手牽羊」的公家物品 … ; 在那物資缺乏, 內憂外患的年代, 我們可能因「形勢比人強」, 都曾作了「從犯」。然而在物資豐厚的今日, 人们卻反而由「無奈 」 變「 有意 」, 更不擇手段的去爭鬥營求; 所以莫非問題並不是外在的環境, 而是內心的真象 ?!
小孩被教成「黑白分明」, 大人卻活出「灰色妥協」。 子女能分辨是非, 才算長大「成人」, 但在大人的世界中, 所有冠上「 成人」頭銜的事物, 卻多是道德的「黑暗角落」 : 成人書刋, 成人電影, 成人飲料, 成人娛樂 … 。大人強調「生命 」 與 「 節操」是尊貴的, 但為何「暴力」與「淫亂 」卻會成為刺激的「娛樂」呢?!
因此所謂的「成人」, 難道就是人自認有「成熟人格」; 所以能玩火般的享受「罪中之樂」, 又不會沾染「罪污邪情」嗎? 若誤以為長大「成人」,就能「平衡利用」善惡, 那才真是道德的 「童話故事」?!
違反造物主的「自然律」, 都會頭破血流; 何況忤逆聖潔主的「道德律」, 又怎能不身敗名裂呢 ? 騙子最終敗亡的原因, 其實都類同: 他們也開始相信自己的謊言… ?!
像迷宮般的大賣場, 常須查看展示的地圖, 才能找到心儀的店家商品; 但無論地圖如何詳盡美觀, 真正唯一不可缺的是: 「你在這裡 *」的圖標 ! 唯有知道自己正處的地位, 才能規劃出到達目標的路徑。 所以心同此理, 「誠實」正是回轉的第一步; 唯有先面對本性的實況, 才可能為自己尋見出路。
小孩愛作「英雄夢」, 而幻想期待動亂的來臨; 學生盼放「颱風假」, 而罔顧災情實際的苦況; 這些雖是「無知的天真」, 卻也在不經意中, 流露出本性「自私的殘忍」。 這本質的偏狹, 若不加以省思教誨, 終必長成「私心為己」, 而明爭暗鬥「有意的謀算」!
有人說: 寂寞是「安靜的急難」(silent desperation) : 與己獨處原是「難堪」的, 因為無所遁形的是謬思荒念; 而午夜獨醒更是「難奈」, 因纏繞心頭的儘是悔恨茫然。人為了安全的考量, 加裝了多重的鎖, 卻常將最壞的人關在家裡 ?!
是誰帶壞了「大人」? 恐怕是「自己」帶壞了「自己」 : 是因孩子「罪性」的種子, 放任的「長大成熟」, 而結出大人「罪行」的果子 ? !
不論是「本來無一物, 何處惹塵埃」的空靈, 或是「務要拿得起, 放得下」的直白, 或是「人生如馬桶蓋, 要懂得放下」的粗俗; 這雖各是「水準 」 不同的描述, 卻是「本質」相同的觀點 : 「人生不要太執著, 生命要有重點 ! 」 但人真能有此「自發」的豁達嗎? 「 Let go so you can move on」 , 但人放下後要往那裡去呢 ?
人常怪罪在下的「孩子」不成熟 , 抱怨在上的 「 大人」不放手, 那敢問自己又是誰呢 ? 縱論天下時意氣飛揚, 承擔責任時退縮閃躲, 我豈不正似 「 眼高手低」的「青少年」?! 因為我不想承認的現實是「說得出卻作不到」 , 我真正無法放下的牽絆是「自已」, 而我最不認識的其實就是「我」; 我浮沈人世中, 究竟想抓住什麼呢 ?
「我也知道在我裡頭,就是我肉體之中,沒有良善。因為,立志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。 故此,我所願意的善,我反不做;我所不願意的惡,我倒去做。 … 我真是苦啊!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?」 (羅 7:18-19, 24 )
這矛盾的「無奈」, 是與生俱來的 human condition, 是「自我毀滅」的DNA, 也是聖經所提及的「原罪」: 當始祖離棄「以神為中心」, 而選擇「以己為中心」後, 就不幸衍生成後裔承續的罪性。 當人各是「自我宇宙」的中心時, 嫉妒論斷的「暗爭」, 相吞互咬的「明鬥」, 自是偏私驕傲的必然苦果。
面對這本質的「缺陷」; 人可藉口是命定的「基因」, 任性縱情而「無所不為」; 或認命妥協的共存, 委屈求全而「有所不為」; 但亦有從善者, 努力求全的奮起, 掙脫固我而「勉力而為」! 無奈人縱有求好的「心」, 並不等於有行善的「力」。 髒手豈能抺淨污面? 原本就是「自我中心」的罪, 怎可能再用「自以為善」的方式得救呢 ?
「天真」是未經世事、初生之犢的勇進, 「純真 」 卻是歷盡滄桑、純情不變的堅持;「小王子 」長大漸失了「天真」, 但可曾成熟為「純真 」 的 「 大王子」? 在歷史上, 「人間王子」曾拋家棄子, 只求自己得道; 但「天上王子」卻捨命棄生, 為要讓天下得道。 前者「倒空」別人來成全自己, 後者卻「倒空」自己去成全別人; 前者是哲思超俗, 情感昇華的「空靈」, 而後者是忍耐刻苦, 流血捨生的「活出」!
自私的「本性」真能靠自私的「修行」來突破嗎 ? 不與「俗人」一般見識, 究竟是超脫? 還是自義呢? 因愛自己而放下別人, 或因愛別人而放下自己; 這不僅是「自愛」與「博愛」層次的差別, 更因兩位王子不同的「身份」, 而帶出天壤地別的 「 果效」:
各人終要為自己的罪付出代價, 既便是「世上王子」也無能自救, 更遑論能為他人擔罪 ?! 但「天上王子」卻因慈愛憐憫而降世, 親歷人間磨難卻不犯罪, 同感人生無奈卻未妥協; 故能以祂「無罪之身」為人代死贖罪, 而讓世人能脫離罪的轄制與審判。但人仍須要有「小孩」般的謙卑, 願意接受天上「大人」的付出, 才能得著救贖的果效; 倘若人執意不肯,而硬要「扮大人」, 那只好自我承擔而負責罪果。
「小孩」因自知軟弱無助, 單純全心的信靠父母; 而這正是神所喜悅的「得救信心」, 所以耶穌説 :「我實在告訴你們,你們若不回轉,變成小孩子的樣式,斷不得進天國。」 ( 太18:3 )
但信靠耶穌得拯救, 並非「依賴成性」而懶於成長, 反是「心被恩感」而努力向上!因著依靠聖靈的扶持引導, 使「所行的善」漸與「所蒙的恩 」 相稱。 神期待我們早日長大成熟, 因為「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,因為他是『嬰孩 』 ;惟獨長大『成人』的才能吃乾糧;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,就能分辨好歹了。」 (希5:13 , 14)
所以神究竟希望我們作「大人」, 還是作「小孩 」 呢? 其實神真正所要的是 : 人「選擇性」的幼稚無知 , 「… 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。然而,在惡事上要作『嬰孩』,在心志上總要作『大人 』 。」( 林前 14:20 )
這也正是Childish (孩子性) 與 Childlike (孩子心) 的不同 : 前者是不識好歹, 任性而為, 只想求個人的滿足; 後者卻是心純意直, 信靠順服, 全心討父神的喜悅 !

真正的「長大成熟」, 並非自己變大變強, 而不須再「麻煩」神; 反是因為成熟老練, 深知自我的軟弱偏狹, 而學會更緊緊依靠神。所以使徒保羅說 :「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 , …因我什麼時候軟弱,什麼時候就剛強了。 」 (林後 12: 9, 10) 耶穌則更進一步的說: 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 , 子憑著自己不能做什麼,惟有看見父所做的,子才能做 … 」 (約 5 :19 )
所以成熟的「大人」是 : 如「小孩」般單純的依靠神, 而讓真神「大人」的生命能流露彰顯; 而使「小孩」的言行也漸像「大人」! 其實,神是人「一生」永遠的依靠, 人愈成長反該愈像「小孩」, 懂得珍惜享受神的懷抱: 「 … 你們自從生下,就蒙我保抱,自從出胎,便蒙我懷搋。 直到你們年老,我仍這樣;直到你們髮白,我仍懷搋。我已造作,也必保抱;我必懷抱,也必拯救。」 (賽 46 : 3-4)
親愛的朋友, 當世界的誘惑和苦難在敲門時, 你要「無畏」天高地厚的應門, 還是「推讓」天地主宰去開門 ? 換句話説 :你要靠「自己」作無助軟弱的「大人」, 還是靠「真神」作後盾堅強的 「 小孩」呢 ?!
「… 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,說:『父啊,天地的主,我感謝祢!因為祢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,向『嬰孩』就顯出來。父啊!是的 , 因祢你的美意本是如此。… 』」 ( 路10 : 2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