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哥

自許還算是感性浪漫的熱血男子,但卻從未由內心深處認同,送花給情人這 「花招」 。 雖也曾照禮行儀,虛應故事, 但有的只是犧牲(理性), 奉獻(金錢)的討你歡喜,而不是真認為這捧鮮花, 能表達出我的柔情愛意!
撇開漫天要價的短命植物不談 , 這從你接手後就開始凋謝的香色, 難道暗指我們的愛情也終將如此?長久保鮮的人造花, 或日益茁壯的盆景, 豈不是經濟、意義兼顧的更佳選擇嗎?
送花俗, 「馬利亞」 這名更俗; 但她令人心疼的「愛」, 卻一點也不俗。迫使我這心裡障礙的偏執, 不得不 隨著聖經 「馬利亞」 的玉瓶, 一同摔得粉碎。
這是四本福音書都記載的歷史,雖在人物細節上, 有不同的強調, 但在愛神的心上是一致的。
「耶穌在伯大尼長大痲瘋的西門家裡坐席的時候,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至貴的真哪噠香膏來,打破玉瓶,把膏澆在耶穌的頭上。 有幾個人心中很不喜悅,說:「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呢? 這香膏可以賣三十多兩銀子賙濟窮人。」 他們就向那女人生氣。 耶穌說:「由他吧!為什麼難為他呢?他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。 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,要向他們行善隨時都可以;只是你們不常有我。 他所做的,是盡他所能的;他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。 我實在告訴你們,普天之下, 無論在什麼地方傳這福音,也要述說這女人所做的,以為記念。」(太 14 : 3-9)
我父親一生勤奮節儉, 在事業最興盛的時期, 一個月也只花五十元, 全用在理髮上。但是他對兒女、親友極其慷慨大方, 有求必應。 雖然至終事業遭遇極大的困難, 所剩的老本卻也還夠衣食無慮。 他退休與我們在美期間, 總是自己修剪頭髮; 及至晚年開始洗腎, 體力漸衰, 仍然勉力把自己料理整齊。
一次心血來潮, 我邀著父親一同理髮, 看著父親閉目享受的神情, 不禁動容; 他十多年在美的日子中, 我竟習以為常, 粗心忽略他過去唯一的「 消費 」 。帶著愧疚的心情, 想讓他多盡興一下, 而增加為父親修臉刮鬍的服務。父親以近乎敬虔的態度, 品嘗感覺每一絲皮膚的觸動, 我的心一下糾結起來; 我真是愛的太遲太淺了! 然而我不是唯一受到震憾的人, 深受感動的理髮師, 堅不收理髮以外的錢, 因為他也懷念起他的父親…。
如何送禮給一位不需求什麼的人呢? 送他捨不得買給自己的東西! 父母在我們眼中, 永遠是堅強的供應保護者, 接受慣了的孩子, 那一天才會成熟的去体察父母的心意需求呢? 我真是長不大的 「幼稚」嘛?
同樣的, 在上述喧鬧的歡宴中, 主人在乎的是: 賓主盡歡的排埸; 門徒暗爭的是: 權柄位分的大小; 賓客求成的是:利己偏狹的私願。 看熱鬧, 尋醫治, 求神蹟, 擁新王… 但有誰曾試著體察救主的心腸? 祂自知不久後, 肉體將破碎於最殘酷的痛苦十架; 心靈將破碎於惡者的訕罵污蔑,和親友的出賣離棄; 更將要因背負替代世人的罪, 面對父神對罪全然的憤怒, 而絕裂萬古不分的相愛關係。其實十架上人神共棄的孤寂, 耶穌早已「預嚐」於這自顧歡鬧的人群中。
然而馬利亞這被曾被鬼附, 遭眾人唾棄的妓女; 在悄悄潛入後, 卻無視於周遭的環境與眾人的眼光, 心中只有配得一切的主。 她跪著親吻耶穌的腳, 又用頭髮擦拭那被她淚濕的腳。 她什麼都不求, 什麼都不想, 什麼都不管, 什麼都不留, 只是盡心盡性盡力盡意的去愛她的主。
生在旅店馬槽的貧困救主, 沒有枕頭地方的顛沛人子, 借騎驢駒進城的平民君王, 是不折不扣的 「 無產階級 」 ; 人都指望從祂得到什麼, 卻未嘗有人真在乎祂心中的想望。 耶穌是擁有一切宇宙的主, 祂還有作不到的事嗎? 然而祂卻從未因自己的需要, 行過任何神蹟!
「賙濟窮人」, 不管這是愛人的理財智慧, 還是愛錢的堂皇藉口; 「香膏」 卻是耶穌在世唯一的豪華。馬利亞向耶穌表明的是: 你是絕對值得我浪費的, 你是配得奢侈的。 即便是瞬間消失的香氣, 就值得我獻上一生的積蓄。我最大的付出, 只配你短暫的滿足。 香膏耶穌像是「虛有其表」的服事, 但香味散了, 愛卻永存了。
耶穌是心甘情願的為眾人而死, 在此時此地,祂並不期待人的認同了解, 祂更不指望人的支持協助; 但你若真能想到祂,在乎祂,試著了解祂, 這份心意就能帶給祂極大的欣慰喜樂。因此耶穌指示眾人不但不可難為馬利亞, 還要在普天下紀念她所作的; 使之成為四福音書都記載的少數事件。 因為這是遠超利害是非的考量, 是全然愛無反顧的擺上; 所以被神稱為 「美事」 , it’s not only GOOD but BEAUTIFUL !
大衛王的勇士們, 因聽見王懷念故鄉的井水, 而半夜冒死闖入敵營打水; 而後大衛卻堅不飲用, 而將水獻祭澆奠給神。 因為勇士們所表明的敬愛是: 我們全體的生命價值, 比不上你一口的清涼滿足; 而這在合神心意的大衛心中, 只有神才配得人如此尊榮的服事。
當施洗約翰的門徒們, 擔心眾人都轉去跟隨耶穌時; 這位當時最受景仰的先知卻宣稱, 他連幫耶穌提鞋子也不配! 「我深深的領悟: 我的最好, 也只不過是最輕賤的獻禮; 而你的收納, 就是我最大的榮耀滿足! 」這些就是 「香膏的服事」 。
這不是馬利亞激情突發的單一事件, 神的稱讚也不是她功成身退的句點。 既使在耶穌受難於十架, 眾人四散逃命, 黑暗絕望的時刻, 她仍勇敢的排除險阻, 在律法許可的第一清晨, 趕忙去墳墓膏抹耶穌, 單單為祂哀哭。
她沒有耶穌會復活的 「信心 」, 因她擔心而泣的是失蹤的屍體; 她沒有耶穌再臨的 「盼望 」, 因她一心只想找回死軀; 但她唯一沒失去的卻是: 自己至死方休, 不求回報的 「真愛 」。 在這失了信心, 絕了盼望的悲苦中, 卻反使真愛更加顯大? 無怪乎聖經說: 「 如今常存的有信、有望、有愛這三樣, 其中最大的是愛。」 (林前 13 : 13)
抹大拉馬利亞 「孤單」 的在墳前為主哀哭, 她從沒錯過耶穌受難前後的每一幕; 她對耶穌的愛, 是始終不離不棄的陪伴; 神也不讓她錯過, 剛復活昇天前, 「單獨」 相處的珍貴時刻。 耶穌像是在回應馬利亞, 生死都惦記祂的癡心; 特別在連天父都還沒來得及見前, 就趕忙向她報平安; 為要縮短她的傷痛憂苦, 而提早能被復活的喜樂充滿。
你心中若常有神, 神心中也必常有你!
信仰其實是愛的關係, It’s not 「WHAT」 you believe, but 「WHO」 you believe。 感情不是用來分析, 而是用來表達的。 但我們的愛太「現實 」 了, 太斤斤計較的「精算」了。
一個很諷刺的對比: 就在馬利亞香膏耶穌後, 門徒猶大卻去找官長, 商妥出賣耶穌的價錢。 同樣的三十兩銀子, 我是膏耶穌的頭 ? 還是賣耶穌的頭? 我是要 「浪費」 在神身上? 還是要 「消費」 在神身上?
有人愛問:信徒能不能作這?或作那? 而背後的隱意常是: 想要成為在「邊緣遊走」的信徒; 怎樣能盡最少的努力, 得到最大的好處, 而盡享基督徒的祝福。 也就是想賺得全世界, 又不要賠上自己的生命。 但我如果是全心擺上的愛神, 又豈會真在乎那些信主的「最低」要求呢?
我到底是愛神的賜恩? 還是愛賜恩的神? 我是否也如民間信仰一般, 在尋找一位很 「靈」 的神? 就是有求必應, 聽話的神?!
不自覺中, 我又有新的心理障礙: 因為送花的 「 捨錢 」容易, 但送花的 「捨己 」很難!
只為那 一眼的繽紛璨爛, 那一息的恬沁清香, 那一刻的單純美好, 我真能在無悔的付出後, 而又自覺卑微並榮幸嗎? 你的一笑真就是我最大的滿足嗎?
我們真能用 「香膏」 去服事神嗎? 我們能送不「實際」的禮, 去表明不「 現實 」 的愛嗎?
「……. 因為尊重我的,我必重看他;藐視我的,他必被輕視。」 (撒前 2:30)
「 你們親近神,神就必親近你們。有罪的人哪,要潔淨你們的手!心懷二意的人哪,要清潔你們的心!」 (雅 4: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