团契见证分享

110 of 25 items

花落香散情永存

by faithbsg

强哥 自許還算是感性浪漫的熱血男子,但卻從未由內心深處認同,送花給情人這 「花招」 。 雖也曾照禮行儀,虛應故事, 但有的只是犧牲(理性), 奉獻(金錢)的討你歡喜,而不是真認為這捧鮮花, 能表達出我的柔情愛意! 撇開漫天要價的短命植物不談 , 這從你接手後就開始凋謝的香色, 難道暗指我們的愛情也終將如此?長久保鮮的人造花, 或日益茁壯的盆景, 豈不是經濟、意義兼顧的更佳選擇嗎? 送花俗, 「馬利亞」 這名更俗; 但她令人心疼的「愛」, 卻一點也不俗。迫使我這心裡障礙的偏執, 不得不 隨著聖經 「馬利亞」 的玉瓶, 一同摔得粉碎。 這是四本福音書都記載的歷史,雖在人物細節上, 有不同的強調, 但在愛神的心上是一致的。 「耶穌在伯大尼長大痲瘋的西門家裡坐席的時候,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至貴的真哪噠香膏來,打破玉瓶,把膏澆在耶穌的頭上。 有幾個人心中很不喜悅,說:「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呢? 這香膏可以賣三十多兩銀子賙濟窮人。」 他們就向那女人生氣。 耶穌說:「由他吧!為什麼難為他呢?他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。 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,要向他們行善隨時都可以;只是你們不常有我。 他所做的,是盡他所能的;他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。 我實在告訴你們,普天之下, 無論在什麼地方傳這福音,也要述說這女人所做的,以為記念。」(太 14 : 3-9) 我父親一生勤奮節儉, 在事業最興盛的時期, 一個月也只花五十元, 全用在理髮上。但是他對兒女、親友極其慷慨大方, 有求必應。 雖然至終事業遭遇極大的困難, 所剩的老本卻也還夠衣食無慮。 他退休與我們在美期間, 總是自己修剪頭髮; 及至晚年開始洗腎, 體力漸衰, 仍然勉力把自己料理整齊。 一次心血來潮, 我邀著父親一同理髮, 看著父親閉目享受的神情, 不禁動容; […]

是誰帶壞了「大人」?

by faithbsg

作者: 强哥 小時候有幸藉由學校, 參加了「台視兒童合唱團」; 後來我們出了唱片, 上了電視, 有一次還去警察廣播電台錄音。 獨唱的模範生, 同時也接受訪問, 又順便加錄了「電臺徵文比賽」冠軍的專訪。 但奇怪的是: 比賽都還未開始徵文, 怎麼會有「冠軍」呢 ? 正義化身的好警察, 品學兼優的好學生, 竟「若無其事」地公開「說謊」; 我心中不平的想起 : 那些「傻傻」寫文章的孩子們, 一廂純情夢想卻被忽視玩弄…! 眼前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呢? 我真不太能了解「大人世界」, 而對大人「理所當然」的尊敬, 也開始有所保留! 然兒小時最愛反覆唱「玩具反斗城」的廣告歌 : 「 I don’t want to grow up, I don’t want to grow up … 」; 而這與我們小時愛唱的兒歌 : 「哥哥爸爸真偉大 …, 只要我長大, 只要我長大 … 」, 竟截然相反, 莫非現代的孩子比較「聰明世故」? 還是大人們實在愈來愈不「像話兒」? 我們小時有「小飛俠」( Peter […]

是誰唱死了「老歌」? (下)

by faithbsg

作者: 强哥 太陽是「恆久不變」, 但陽光却是「更新不斷」; 神的愛永遠長存, 但每日都有新的恩典 ! 聖經教導我們要向神唱「新歌」, 是怕敬拜日久 「 流於形式」, 對柛的愛「停滯僵化」; 因為 「 永活」豐盛的神, 配得「新鮮」活潑的愛。但這並非要我們為「求新」, 而低值的「多產」; 原本人人都可發聲的網路, 卻造成時時都有發表的新歌?! 重覆類似的樣版, 大同小異的八股, 這都可算是「新」歌嗎? 本質上, 這不過是老舊歌的「新包裝」吧? 姑且不論詩歌品質的高下, 只因到處都是唱不完的「新」歌, 竟導致「集體敬拜」的困擾, 而難尋會眾能熟悉共通的「老」歌?! 數十年來, 我在浴室唱同樣的詩歌, 卻自覺沒有唱爛失味; 只因我歌唱的對象是「活」神, 所以雖是同樣的詞曲, 心中卻常有新的傾訴、新的敬拜 、 新的感動。儘管娘子耳中要忍耐, 一成不變的 「 老調」; 這卻是我親近神時, 兩情相悅的「新歌」。 正如好友間的對話, 內容並不「新」奇, 但因有 「你 」就有不同; 雖是持久不變的關係, 卻常有新鮮活潑的交流。因此只要我們對神有「新鮮 」 的愛, 就能把老歌「唱新」; 反之人若「心老意疲」, 再多的新歌, 都一樣會被「唱老」?! 有人說: […]

是誰唱死了「老歌」? (中)

by faithbsg

作者: 强哥 若在股東大會中, 已成年的千金小姐不請自入, 坐在董事長懷中撒起嬌來; 但因這是她「真情流露 」 , 故又何「錯」之有? 試想在「啟示錄」中, 在虹彩、閃電、雷轟、 玻璃海, 圍繞的榮耀寶座前; 四活物, 二十四長老, 千萬天使, 無數子民都俯伏敬拜。 又聽見在天上 、地上 、地底下 、滄海裡,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,都說:「但願頌讚、尊貴、榮耀 、 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,直到永永遠遠 ! 」 而我卻大剌剌的跳入父神懷中, 撒起嬌說 : 「 上帝爸爸, 我愛祢!」; 但因這是我「真情流露 」, 故又何「誤」之有? 這一向就是我表達愛的方式, 也常感受到父神的喜悅; 因而此時此地, 我又何必故作「正經」呢 ? 這錯誤不合宜「愛的敬拜」, 不是因方式與心意, 而是時機與場合; 這也正是「個人」敬拜, 與「團體」敬拜不同之處: 個人敬拜強調「傾心吐意 」 的自由, 團體敬拜卻強調「同心合意」的求全。 雖說敬拜不拘形式, 最重「心口合一」; 但團體敬拜更為了「齊群心、合眾口」, 所以必要使用 「 共通協調」的敬拜方式, 來整合個人「片面」的體悟, […]

是誰偷移了「中心」?

by faithbsg

作者: 强哥 「中庸」之道這麼深奧的理念, 卻是小時大家不學而知的哲思, 因為它早己內化在生活經驗的每個層面。 所有需要「表明立場」的關頭, 眾皆 「 吾道一以貫之」的允執厥中: 不美不醜, 不餓不飽, 不卑不傲, 不多不少, 不對不錯, 不好不壞, 不快不慢, 不前不後, … ; 因為萬事壞在 「強出頭」! 但在熱血青年的眼中, 這才真是「不清不楚 」 的 「平庸」 之道; 也許除了地理位置居中, 這才是華人被稱「中」國人的趣因?! 長大後, 卻漸覺這鄉愿顢頇的「中庸」, 其實也是堅守持平的「中肯」; 這其中「實用」的人生智慧, 也許正是老祖宗「生存經驗」的累積: 「帶頭者」是首當其衝的烈士, 「落尾者」是孤單無助的弱肉; 而群體眾多的「中庸者」, 卻是互防自保的依附; 正如高速公路的中間線道, 是「進可攻, 退可守」的最佳戰略車道。 萬蹄奔騰, 怎不因滾滾黃塵而難見天日?! 在生養眾多的泱泱大國, 若眾人皆各抒己見, 「意」見豈不終成「億」見?! 「中庸」正是群體的生存之道 : 凡事務要找到最大公約的共通點, 「中間路線」靠攏多人權益, 彼此擔待而滙成「主流意識 」 ; 正如文藝復興是因「中」產階級抬頭, 經濟復甦則因「中」產階級擴增。本質上, […]

是誰唱死了「老歌」? (上)

by faithbsg

作者: 强哥 在復出巡迴的告別演唱歌會中, 老歌星頭禿了, 嗓啞了, 身材變形了, 台上台下卻如癡如醉的沈浸在情境和旋律中。在年輕子女眼裡, 平常拘謹無趣的長輩, 竟會因這「低質」的娛樂: 放下矜持的臉, 高舉酸疼的手, 扭動消失的腰, 唱開塵封的嗓, 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?! 但青年人雖有「眼光 」 去評估「客觀」的演唱水準, 卻沒有「記憶」去體會「主觀」的生活經驗 ?! 流行音樂像是歲月的表記, 刻載著那段青澀的歲月: 一片純情, 一腔熱血, 一度輕狂, 一輪苦戀, 一時徬徨,一生遺憾 … ; 它早與我們生命錯綜交織, 成為人生不能切割的部份。 它曾豐富了大眾的人生, 卻也是歌者和聽眾賦予其「生命」, 致使它沿續的「活」下去, 而成為生命互動的「良性循環 」 ?! 因此它早就不單是歌曲, 而是大眾共譜的人生樂章, 甚至是共護的心靈淨土?! 但在同時, 卻也有不少「初愛」的新歌被唱死聽爛, 以致令人浮燥厭煩, 這其中的差別究竟何在呢? 或許是震了耳鼓, 卻難觸心弦的「粗淺」; 或許是久嚼無味, 而喜新厭舊的「輪替」; 或許是物轉情移, 致心境品味的「變換」; … 但不論緣由, 歌都一樣被唱老了, 聽疲了。 是誰唱死了「老歌」? 恐怕是來自眾人「有口無心」的唱, […]

是誰提供了「子彈」?

by faithbsg

作者: 强哥 涵兒小時敏感易怒, 為防制他有暴力傾向; 我絕不買玩具槍或戰爭遊戲, 因此自覺是愛好和平的稱職父親。 不料一日, 涵兒在孩童餐椅上, 竟拿起他的三明治 ( sandwich ) , 開始「砰!砰!砰!」的對我開槍; 看他得意的表情, 我的自信瞬間被「子彈」所粉碎! 曾幾何時, 涵兒已快練就武功最高境界:「手中無槍, 心中有槍, 我就是槍!」 槍擊慘劇後,一片限制槍枝的呼聲中,卻少有人提及: 是誰提供心靈的「彈藥」?近代大规模血淋淋的屠殺,不單是來自殘暴的獨裁者們;而是遠在多年前, 學府或媒體「 超俗新奇」的理念學說中,已埋下毁滅的種子?! 不論是「超人族群 」 的偉大理想, 還是「塊肉爭食」的原始獸性; 對手都只是滿足需求的「攔阻」; 所以「不擇手段」的暴力, 自是「相對權衡」的必要 ?! 但在不敬重人基本權益, 生命尊嚴的前題下; 大我的「崇高」, 小我的「自私」, 其實同是強橫的「殘忍」 ?! 為要正視問題根源, 涵兒生日時, 我「妥協」的送了玩具槍, 決心授他「使槍」正道, 特別是 「約制」心中那把槍?! 開始我就約法三章, 槍只能 「 砰 」 天空, 但正如強求跑車永在速限下, 他遲早因手癢而「擦槍走火」; 不久改為瞄射標靶, 日後更為增加挑戰性, 加買能射出「子彈」的槍, […]

是誰誤了「櫻桃」?

by faithbsg

作者: 强哥 因著為病童著想, 藥廠費心調製「櫻桃」味兒, 去淡化咳嗽藥水的苦辣; 但始料不及, 我長大首嚐櫻桃時, 竟覺難吃無比, 只因味道像極「咳嗽藥水 」 ! 自此櫻桃無辜的成為我「拒不往來」的水果。 這是因 「先入為主」的作怪, 而成個人「因果倒置」的遺憾; 但若這情境是子女教養的縮影: 由於過度呵護體貼, 經年為其除災避苦 , 以致產生不知惜福、不辨好歹的「櫻桃族」, 那就真是 「 愛之適以害之」了! 兒時聽過的笑話: 大帥看見球場上, 眾人為一球拚命「爭搶」, 故「於心不忍」而分送每人一球 。 我不禁聯想: 妄改遊戲規則的後果, 大家可能會玩的盡興; 但卻永遠出不了門, 去面對真實的比賽, 至終喜(鬧) 劇反變成悲劇?! 這正如同: 父母不忍子女分擔家務, 不但使之享用無慮, 更預先去舖路備妥; 卻使兒女成為驕縱軟弱的 「 家寶」, 如何面對人生的挑戰? 社會不忍青年升學競爭, 不但為其延長國教, 更輕鬆能作大學生; 卻使青年成為質虛自恃的 「 國寶」, 談何耀眼國際的舞台? 小至家庭規範,大至國家政策, 這類例子比比皆是: 費心改變環境去順應孩子, 卻少培訓孩子去面對環境; 藏起所有的「鏡子」, […]

行動的信心

by faithbsg

(信心系列之五) 作者: 强哥 面對父母的叮嚀, 青少年常不耐的回應:「I know 」; 但父母之所以反覆嘮叨, 是覺得孩子是「聽到了」 , 卻沒有「 聽進去」; 其實父母更想聽到孩子說:「I did」。因為真正的重點: 不是聽過了, 而是作到了! 同樣的, 父神說:「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,也不種 ,也不收,也不積蓄在倉裡,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。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?」(太6:26) 神所描繪的無慮人生, 對我而言: 究竟是勵志的願景 ? 認同的意念? 本心的覺悟? 信靠的應許? 還是生活的實踐? 九十年代美國儲貸銀行危機, 加上地產投機泡沫化, 亞利桑那州到處是滯銷的空屋與辦公大樓, 景氣低迷使建築業首當其衝, 許多倖存的事務所, 只剩老板一人。臉皮薄的我, 也只好無奈尾隨失業救濟的長龍。 依政府規定 , 我需定時提供尋職的進度, 但幾個月下來, 能尋職的地方都已試遍, 而政府的督促, 反漸成我「虛應故事」的重擔。 因此禱告尋求後, 決定藉機另立門戶, 期使危機變轉機。 藉著稍強的繪畫技巧, 我開始提供建築透視圖的服務; 蒙神的預備,「竟然」也接到一些零工, 我便誠實申報額外收入, 而從救濟款中減除金額 。不料政府反因收入的額度較高, 懷疑我私自上班, 想冒領公私「雙薪」; 以致我接到業主憤怒的電話: 因他須花錢請會計師, 填報一堆證明我非雇員的表格! […]

順服的信心

by faithbsg

(信心系列之四) 作者: 强哥 大學時, 我由於忙社團活動, 而經常翹課, 終被教務處察覺而遭扣考; 因此一次成績作兩次計算, 慘不忍睹而必須重修。而後信了主, 蒙神赦免拯救, 我奮發圖強努力向上; 但由於過去荒唐的後果, 有一必修課程須依序延後, 而與學弟、妹們一起上課, 並且不能再有閃失, 否則要多作一年學生! 然而慈愛智慧的神, 卻善用這最難唸的「建築結構 」 , 讓我學習信心的功課。 大考前, 得知某學弟作不出設計, 加上其他課業不佳, 故心灰意冷的等著被退學; 團契的弟兄邀我同去議改設計, 並助他及時交圖。雖然我心中作難, 又不認識這學弟, 但神以「人為朋友捨命, 愛心沒有比這更大…」的經文鼓勵我, 便「順服」神而費時費力陪他趕圖; 隨後考試時, 疏於準備的我只能勉力而為, 真正的「聽天由命」。 不久公佈成績, 老師先叫我出來; 只因他一向喜歡調侃我這 「 老 」 學生, 心中頓覺不妙, 想必為難堪的分數要被數落一番。不料我竟得了自小學之後, 近乎絕跡的九十多分, 而因最高分被讚賞; 雖有點莫名其「妙」, 但我深知道: 神正在教我要信靠「順服」, 祂必負責到底! 又有一次, 因考試與交圖時間太近, 大家都無暇準備而怨聲載道, 監考的助教體察民情到門口「把風」, 任由大家集思廣益的「合作」解題。 我卻自覺已經輸了成績, […]